誰說有機獼猴桃不賺錢 看看貴州播宏是怎么做的

誰說有機獼猴桃不賺錢 看看貴州播宏是怎么做的

2016年,川農的大學生張豪選擇留在貴州遵義種植紅心獼猴桃,彼時貴州的獼猴桃管理水平是低下而被周邊省份的業者嘲笑。“說實話經歷了很多挫折,最終我們決定走有機農業這條道路。”

誰說有機獼猴桃不賺錢 看看貴州播宏是怎么做的

眼前的這個大男孩叫張豪,一位癡迷于獼猴桃的“90后”。在他身上可以聞到工匠的氣味。?什么是“工匠精神”?就是對自己的工作和產品精雕細琢、精益求精的精神理念,是一種情懷、一種執著、一份堅守、一份責任。用他自己的話說,只要醒著的時候都在思考獼猴桃。

誰說有機獼猴桃不賺錢 看看貴州播宏是怎么做的

創業之初非常艱苦,為了保證種植的獼猴桃符合有機標準,他在貴州十幾個縣市考察,最終選擇了遵義市播州區三岔鎮高山村建立有機獼猴桃基地。有機獼猴桃生產過程不得使用化學合成農藥、化肥、生長調節素等物質。對于水質、空氣、生態環境等也做出了許多細致要求。比如,生產基地要遠離城區、工礦、工業污染源等。因為國內所謂“零污染”更多是營銷的噱頭,而且,脆弱的生態環境包括空氣、土壤和水質的持續惡化,使有機農產品無法獨善其身。

誰說有機獼猴桃不賺錢 看看貴州播宏是怎么做的

而選擇三岔鎮這里更是看上生態與環境,三岔鎮遠離城區的綢子山上,大量分布野生獼猴桃,據村民介紹,野生獼猴桃喜歡生長在陰暗潮濕的地方,那里多雨寡照的天氣非常適合野生獼猴桃的生長。在三岔綢子山一處海拔900多米的地方,樹上早已掛滿了大大小小的野生獼猴桃。

誰說有機獼猴桃不賺錢 看看貴州播宏是怎么做的

三岔居民到山里游玩時,偶爾在鄉村也可以購買到野生獼猴桃。有很多村民采摘野生獼猴桃。每年9月起,就有游客和市民到這些地方專門購買野生獼猴桃。有些村民每年都能采摘200多斤野生獼猴桃,平均每斤可以賣到5元左右。這些條件說明了遵義三岔鎮具備了生產有機獼猴桃的各項條件。

誰說有機獼猴桃不賺錢 看看貴州播宏是怎么做的

當決定要嘗試在遵義三岔鎮種植有機獼猴桃的時候,張豪通過三岔鎮政府,在安村流轉了144畝地做試點,同時實踐種植了三個品種,他還發起成立了貴州獼猴桃標準化培訓基地,他的目標是實踐出一條標準化有機獼猴桃種植的大道。給遵義三岔,乃至全國獼猴桃產區的老百姓輸出種植技術。

誰說有機獼猴桃不賺錢 看看貴州播宏是怎么做的

剛到這里建獼猴桃園的時候,條件艱苦的時候,張豪甚至用幾塊木板支成一張床,把“床”安在了種植地里。雖然環境惡劣,但張豪依然熱情高漲。

為了生產出真正有機、健康的獼猴桃,必須對土壤改良,提升土壤有機質。為此,張豪專門把安村獼猴桃園的土壤拿回四川聯想佳沃,通過熟人關系,對土壤微量元素成分進行的全面的化驗;針對化驗的結果,采用測土施肥的方式,增加了土壤中微量元素,同時補充了有益的微生物菌及。這些補充了微量元素的有機肥,直接從四川的工廠運回來安村獼猴桃基地。看著微生物有機肥滋養的清脆獼猴桃幼苗,張豪對未來前景信心滿滿。

張豪的144畝果園采取封閉式管理,修建了環繞果園一周的砂石生產道路和水杉樹防風林帶,和周邊完全隔離。

誰說有機獼猴桃不賺錢 看看貴州播宏是怎么做的

經過半年的努力,獼猴桃算是建好了,苗子也栽下去了。好事多磨,眼看精心培育的獼猴桃樹日漸茁壯,意想不到的三岔鎮經歷了三十年不遇高溫干旱,從七月初到八月份的35天,滴雨未下,種下去的苗子都被曬得低下頭。

誰說有機獼猴桃不賺錢 看看貴州播宏是怎么做的

連續的高溫干旱,基地旁邊的水渠也見底了,河床干涸。到處尋找水源成為基地工作主旋律,潛水泵、自吸泵都用上了……,開始能從池塘里抽些水上來,后期就連基地旁邊的楊村水庫也干涸了,只能到很遠的地方拉水回來灌溉。為了不讓幼苗干死,能想到的辦法都用上了,就這樣還是有三成幼苗干死了。“撐住!重建!這是我當時唯一的信念。”

誰說有機獼猴桃不賺錢 看看貴州播宏是怎么做的

拯救樹苗,張豪頂著烈日開始了浩浩蕩蕩的“拯救工程”,因為堅持有機種植,獼猴樹有了調劑功能,全力補救后,存活下了2萬余斤的果子。張豪說,面對蟲害、病害爆發時候,如果選擇化學藥品,一桶藥過后,獼猴桃可能會存活得更多,但堅持有機農業的初心讓他放棄了這樣做。

誰說有機獼猴桃不賺錢 看看貴州播宏是怎么做的

“循環可持續發展”的有機種植,對環境友好,對人們的健康“百利無一害”是我選擇和堅持這種方式從事農業的初衷,同時也是實現差別競爭,實現和新西蘭進口獼猴桃與其競爭的優勢之一。

誰說有機獼猴桃不賺錢 看看貴州播宏是怎么做的

張豪告訴本報記者,他所種植的獼猴桃可是有秘訣。不光用有機堆肥,防蟲害方面也不用化學產品,而是用物理方式防蟲,更有意思的是,他選擇種植雜草來防蟲。“蟲子去吃雜草,就不會再盯著獼猴桃樹的葉子了。

誰說有機獼猴桃不賺錢 看看貴州播宏是怎么做的

為什么最終選擇有機獼猴桃種植

早在2013年,當時還是位于雅安的四川農業大學本科生,他來到蒲江的一個農業的公司實習,畢業后便留在了這家當時全國最大的中外合資獼猴桃種植公司--聯想佳沃集團。做農業是我的夢想。做獼猴桃是我畢業后培養起來的興趣,在前往學習獼猴桃栽培技術及產業學術交流后,更加鞏固了我的事業方向。但是他并不習慣體制內的工作氛圍,一直懷揣一顆創業夢,獨立創業才是他的目標。在一次偶然機會,他認識了資深的獼猴桃專家郎先生,兩人一拍即合,于是開始了創業之路,這就是上面我們給大家上述的張豪創業的起因。

誰說有機獼猴桃不賺錢 看看貴州播宏是怎么做的
有機紅心獼猴桃個頭雖小,甜度不減)

獼猴桃是水果分類中的“小水果”,在我國最適宜商業化適地栽培的區域小,對種植技術要求高,營養成分全面,市場前景廣闊。然而,原產于中國的獼猴桃,是“墻內開花墻外香”,新西蘭在100多年前引進我國的獼猴桃,現在卻占據了我國的高端消費市場,現在市場上周年銷售的陽光金果都是出產自新西蘭佳沛公司,國產獼猴桃高端市場毫無招架之功。我就想改變這一現實,工匠于“她”,星火燎原。

誰說有機獼猴桃不賺錢 看看貴州播宏是怎么做的

做有機,訴求很簡單。“如果說起初只是為了一個有機夢,有孩子以后就覺得,一定要讓他們吃上安全美味的水果,讓所有的人來認可中國的好品質。”本著這樣的堅持,張豪堅信能做出自己的有機品牌。

誰說有機獼猴桃不賺錢 看看貴州播宏是怎么做的

對于有機水果的培植,張豪有著自己獨特的看法。果園下的土壤每年都會有大量的有機堆肥,輔以昆蟲和微生物活化土壤。他打了個比方:普通的化肥成分過于單一,對于植物而言就像精致的食物,有機堆肥則像五谷雜糧,養分多樣。“但是人總是吃精致的東西不一定健康,常吃五谷雜糧的人反而身體健壯。對植物而言也是如此。”中國獲得有機認證的農產品,不見得是真正的有機,這可以理解。我們培植的有機獼猴桃,可以經得起任何方式的質量測試,我們負全責!

誰說有機獼猴桃不賺錢 看看貴州播宏是怎么做的

所謂有機種植,即不使用任何含化學原料的肥料。也正是如此,一百來畝的獼猴桃種植基地里雜草密布,不過其中自有學問。“我們不是除草,而是控草。”有機獼猴桃基地技術主管祝錫江解釋,不將雜草“趕盡殺絕”而是控制它的高度,每當超過標準時才對其進行修剪,如此來能夠建立一套草的生態體系,“草可以收集空氣中的氮元素,樹盤周圍的草更是可以維持土壤中微生物和昆蟲的含量。”

誰說有機獼猴桃不賺錢 看看貴州播宏是怎么做的

從外觀看,作為主產區唯一不套袋的的另類,陽光充分照射使獼猴桃呈現均勻的古銅色,個頭雖小,但密度很高;切開再比較,幾乎沒有空心的,從里到外都是入口即化。

“不論國內獼猴桃產量如何變化、市場如何波動,新西蘭佳沛陽光金果獼猴桃價格一直穩定。這說明我們的水果只是相對過剩,有品牌價值的實在太少了。大量的中低端農產品倒掉比吃掉多,生產上消耗投入品和環境資源,消費上同樣造成巨大浪費。”張豪語氣頗為嚴肅。

防治蟲害用沾蟲板+滅蟲燈

誰說有機獼猴桃不賺錢 看看貴州播宏是怎么做的

雜草也能防蟲
果樹需要保護,通常農民的做法是用化學的殺蟲劑,但是有機水果并不能使用這種方式殺蟲,張豪的果園通過物理的方式來讓果樹避免蟲害。

別人用六七成的努力就能拿90分,做有機,可能需要200%的努力,才能拿100分。腦子好使的人當然會選擇前者。

誰說有機獼猴桃不賺錢 看看貴州播宏是怎么做的

對于小的蚜蟲,用黃色的沾蟲板就夠了,薊馬則需要藍色的粘蟲班,在他的園子里,每隔兩棵果樹就會懸掛一個沾蟲板,里面布滿了像小黑點似的蚜蟲。而大一點的蟲子,則要用到滅蟲燈。這種燈白天吸收太陽能,到了晚上就會發光吸引一些夜出的蟲子,待其靠近殺蟲燈,便將其電暈。

誰說有機獼猴桃不賺錢 看看貴州播宏是怎么做的

張豪的防蟲手段還不止這些。蒲江獼猴桃網編輯注意到,果園的地面上長滿了一種綠油油的草。“傳統果農的觀點是雜草就該除掉,但是草可以吸引一些蟲子去吃它,讓他們不必去吃紅心獼猴桃樹葉,從而達到防蟲的目的。”

誰說有機獼猴桃不賺錢 看看貴州播宏是怎么做的
(即將采摘的有機紅心獼猴桃)

并且,張豪有機紅心獼猴桃果園的草也是他精心挑選的。據介紹該草名叫毛葉苕子,是一類固氮的豆科植物,不光可以吸引害蟲,還有改良土壤、肥沃土地的作用。當然,為了防止草類過度侵奪果樹的養分,張豪會對毛葉苕子定期修剪。“等到了草到了枯萎的季節,我們還會將它們埋進土里當做有機肥,物盡其用嘛。”

誰說有機獼猴桃不賺錢 看看貴州播宏是怎么做的

擇了有機種植之路,便注定沒有空閑的間隙,坐果之后,枝葉仍茂,春時新芽多發,但芽果相爭,果子終是吃虧,于是便有了“抹芽”之術,即將梳理枝條距離,減少新芽生長對果子營養的爭奪。

誰說有機獼猴桃不賺錢 看看貴州播宏是怎么做的

2018年12月21日播宏公司更是獲得了農業部農產品質量安全中心頒發的,遵義地區首張無公害獼猴桃產品質量認證證書。產品證書編號??WGH-GZ01-1802114?產地證書編號??WNCR-GZ18-01147,質量追溯平臺可為進駐平臺的企業用戶,提供產品質量溯源信息的登記、采集和管理功能,消費者可通過該平臺便捷查詢到產品的質量溯源信息。

誰說有機獼猴桃不賺錢 看看貴州播宏是怎么做的

2019年,“播宏”有機獼猴桃果園開始申請中國organicGB/T19630、歐盟EOS、日本JAS三個標準的有機認證,成為國內通過有機認證標準最多的有機獼猴桃生產園之一。

誰說有機獼猴桃不賺錢 看看貴州播宏是怎么做的

直接聯絡水果超市?利潤比其他果農高10余倍
獼猴桃一般三年才能掛果,在經歷了2017年的低溫以后,去年果園又遭到干旱的困擾。“老天爺給我們開了一個玩笑,我們的獼猴桃產量下降了30%。”

誰說有機獼猴桃不賺錢 看看貴州播宏是怎么做的

不過,這些天災并沒有讓張豪消沉下去,他告訴記者,公司2019年的營業額可達到200多萬。其中很重要的原因便是,有機獼猴桃在終端的售價可達30多元一斤,而一斤普通的獼猴桃的終端售價只有10多元。更重要的是,張豪找到了擴大利潤空間的辦法。

誰說有機獼猴桃不賺錢 看看貴州播宏是怎么做的

“一斤獼猴桃,普通果農的成本就是2塊多,但是他們賣給批發商的價格只有3塊多,利潤空間實際上只有1塊左右。”為了擴大利潤,張豪首先通過微商平臺宣傳自己的產品。很快,一家廈門的水果超市就聯系到了他,愿意直接與他對接。“現在我們跟成都的商超也達成了合作。”

誰說有機獼猴桃不賺錢 看看貴州播宏是怎么做的

在他們的經營下,這144畝獼猴桃園一年已經有100萬的營業額,他們賣出獼猴桃價格可達30元一斤,是普通獼猴桃的兩倍,利潤空間更是大了10多倍,這讓附近的農戶頗為艷羨,讓這個陽光金果的利潤空間是普通果農十幾倍。

誰說有機獼猴桃不賺錢 看看貴州播宏是怎么做的

有機獼猴桃顧名思義,就是來自于有機農業生產體系,根據有機認證標準生產、加工、并經獨立的有機食品認證機構認證的果園及獼猴桃產品。根據有機食品種植標準和生產加工技術規范而生產的、經過有機食品頒證組織認證并頒發證書的獼猴桃。在獼猴桃花粉的生產和加工過程中絕對禁止使用農藥、化肥、除草劑、合成色素、激素等人工合成物質,符合生態體系要求。

 

誰說有機獼猴桃不賺錢 看看貴州播宏是怎么做的

由于有機獼猴桃具有明顯的優勢,部分不良商家假冒有機食品或者打擦邊球,例如原本只是一般獼猴桃,沒有取得有機認證,卻宣傳是有機產品或者在包裝上印制BIO、有機等字樣,但是曲解其概念。

新聞延伸:

“什么叫有機,就是不施加任何的無機肥,農藥,就讓果子在自然的狀態下生長,保證出來的果子純天然、健康。”

一年70噸 四川獼猴桃端上全球餐桌
四川的獼猴桃出口已成規模。
記者從四川檢驗檢疫局獲悉,四川獼猴桃有出口的地區在川主要是成都和廣元蒼溪縣。數據顯示,成都2016年獼猴桃直接出口38批,20.9噸,15.8萬美元。間接出口約4000多萬美元。成都轄區獼猴桃產值約15億元。據蒼溪縣數據,2016年蒼溪獼猴桃年產鮮果10.2萬噸,行業綜合產值30億元,共計出口400萬美元。據廣元局統計,2016年直接出口為4批次,49.2噸,貨值21.7萬美元。

誰說有機獼猴桃不賺錢 看看貴州播宏是怎么做的

“去年總共有70噸左右的獼猴桃出境,出口的地區主要是歐洲,新加坡,俄羅斯,中國香港、中國臺灣等國家和地區。”四川檢驗檢疫局相關負責人介紹道。由此可見某些新聞里面介紹的獼猴桃出口基本上是句空話,站在全國角度來看,四川獼猴桃商業化不畏不高,但2016年全年才出口不足60噸,真不知那些張口閉口出口百噸千噸的數字如何來的?

誰說有機獼猴桃不賺錢 看看貴州播宏是怎么做的

有機獼猴桃 有機紅心獼猴桃 有機奇異果

供應紅心獼猴桃批發

您可以選擇一種方式贊助本站

微信錢包掃描贊助

發表評論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